Taiwan Conference on Religion and Peace

捐款戶名: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郵政劃撥帳號:18438949

捐款戶名: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郵政劃撥帳號:18438949

真情告白

一名佛教徒在梵蒂岡的夢幻旅程 Part.1  Part.2  Part.3

一名佛教徒在梵蒂岡的夢幻旅程1

 

 Sense Chen from Taiwan meets Pope Francis in General Audience.JPG

 

金剛經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然而我經常作夢,夢中有我的夢想,我期待美夢成真。今年十月,我竟然有機會到梵蒂岡面見教宗,此事對於我這個小小佛教徒而言,簡直不可思議!故事要從去年的三個夢說起。

第一個夢。夢中,天主高舉一塊好大的麵餅,感覺就像主持彌撒,祂擘開一片給我。我知道我沒有受洗不該接受,主教卻示意這是天主給的,應該接受。我吃了,內心激動不已。

第二個夢發生在三月底,新聞報導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就任後,頻頻打破慣例,不僅為女囚與穆斯林囚犯濯足,更在主持復活節活動時說要為穆斯林祈禱,要加強「跨宗教的交談」。我在夢中寫了一封信給花蓮教區黃兆明主教談及此事,主教隨即召開會議,並寫下未來宗教交談的優先順序:1.海峽兩岸間的宗教和平交流。2.台灣與梵蒂岡間的聯繫。3.國內的跨宗教對談與合作。甚至具體規劃了執行細節。夢境如此清晰,夢醒後,我馬上寫信給主教。隔天,主教團寄來一封信,表示大陸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邀請台灣五大宗教組成參訪團前往大陸訪問(一個宗教兩位代表)。 我既驚且喜,夢中訊息的回應竟如此快速。我主動向負責宗教交談的鍾安住主教請纓,若有機會可否讓我一起參加。沒想到主教真的同意了,我成為台灣天主教唯二的代表之一。

第三個夢是我與教宗見面。夢中的我知道時間有限,我緊握著教宗的手不停講話,恨不能將台灣二十年來的宗教交談經驗一口氣說完。教宗笑容滿面的看著我。夢醒後,我便清楚了,我會去梵蒂岡,而且我會見到教宗。

話雖如此,怎麼去?去找誰?做什麼?況且要和教宗握到手應該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吧?

 

天主在考驗我們的決心

2014年剛好是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TCRP)成立20週年,也是梵蒂岡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PCID)成立50週年,而馬天賜神父是PCID委員,又是TCRP創會的首任理事長,協進會便計劃由台灣十三個不同宗教組成代表團前往梵蒂岡進行訪問。美夢彷彿即將成真,雖然我不見得能去,但我也與幾位跨宗教夥伴合力準備要送給梵蒂岡的禮物,包括記錄了台灣宗教交談經驗的專書「宗教與和平20年」以及馬天賜神父的英文傳記「Your Jesus! My Buddha!」。






然而,朝聖計劃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幾經波折,理事長決定暫時取消。

取消?我簡直不敢相信。教廷都已經回函歡迎台灣的宗教代表了,而我們竟然不去了?數日後,秘書長緊急召開會議,她只約了五個人,包括天主教鮑霖神父和天帝教的光弘開導師和我。光弘直言:「說取消,其實很容易,但是要成就一件事,很難。一輩子能有幾個二十年?說不定這是天主在考驗我們的決心。」光弘拿出一張他與馬天賜神父二十年前的合照,他說當他在整理房間再看到這張相片時,就決定一定要帶著馬神父回去梵蒂岡了。光弘說:「我已經報名參加去歐洲的旅行團,參訪教廷委員會的那天我們的團剛好在梵蒂岡,我可以脫隊。總之,當天我一定到。」

光弘的決心讓大家很感動。然而,教宗的公開接見還是沒有人代表呀。現場陷入一陣沈默。然後,大家不約而同看著我。我知道大家的意思,我當然也是滿腔熱血,我說:「我願意代表宗教與和平協進會前往梵蒂岡。」

就這樣,我變成台灣、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的唯一代表。鮑霖神父幫我聯絡了目前在意大利讀書的林之鼎神父就近照顧,我則聯絡了大使館、明愛會、耶穌會(馬天賜神父是耶穌會會士),在有限的時間內,準備好應該做的事,不抱任何期待,我獨自前往我不曾造訪過的意大利。

 

 

一名佛教徒在梵蒂岡的夢幻旅程2





王豫元大使主持雙十國慶餐會.JPG





讓我們成為一家人

經過了二十個鐘頭的飛行與等待,我終於抵達羅馬。我先到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拜會,王豫元大使在三年前曾熱情接待過我們的主教與醫院同仁。我和大使聊了很多梵蒂岡與台灣的關係,畢竟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大使表示政府很需要國內天主教會的協助。我們也聊到台東與醫療,大使對於我的背景非常好奇:一個非醫療背景的佛教徒怎麼會在天主教醫院擔任執行長?怎麼現在又代表台灣宗教團體來梵蒂岡進行宗教交談?我只能笑說一切都是緣份使然。確實,緣份或天主替我們安排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喜。大使提到梵蒂岡的瑞士侍衛隊隊長,他說他家有人曾在台東服務。大使竟然從<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書中找到了隊長的祖叔父「池作基神父」。大使將池神父的文章翻譯成英文交給隊長,隊長將文章帶回瑞士,成為他們家族當年最美好的一件事。



雙十節餐會與池神父家人.jpg





從耶穌會頂樓所看到的梵蒂岡.JPG

 



DSC05353.JPG

 

隔天,教廷宗教交談委員會的索羅神父(Fr. Solo)帶著我和大然(天帝教在拿坡里工作的同奮)前往聖彼得廣場參加教宗的公開接見。穿過數以萬計的人群和層層警衛,我們來到了教宗演講的平台,座位安排在觀禮席第一排最前面的位置。索羅神父興奮地說,我們很有機會和教宗握到手喔。

陽光刺眼。廣場上大概擠滿了十萬人,前排有許多身心障礙者坐在輪椅上等待教宗的祝福,而我穿著一身台灣原住民的服裝坐在台上,感覺很不真實。我何德何能坐在這裡?我一直想起引領我進入「宗教交談」領域的馬天賜神父。

忽然現場響起一陣歡呼,教宗進場了,所到之處,群眾毫不掩飾他們對方濟各教宗的熱愛。教宗也熱情回應,他擁抱群眾,甚至抱起兩個小孩上禮車一起繞場,還脫下小禮帽送給教友,儘可能的停下來為所有人祈禱。我不禁想起教宗剛接任時所說的話:「請所有善意的男女為我祈禱,幫助我領導天主教會。」需要他的人這麼多,教宗卻謙卑的請所有人為他祈禱。

儀式中,司儀向教宗介紹今天蒞臨現場的各國團體,沒想到教宗在演說時特別提到來自台灣的我們,專程來梵蒂岡作宗教交談。教宗說:「今天在這裡與我們一起分享耶穌基督的愛,有許多是與天主教不一樣的宗教團體。若在過去,這很可能是造成紛爭與痛苦的原因。究竟我們對於不同宗教的態度為何?我們能自絕其外呢?還是無動於衷?或者我們相信『和解與共融』是有可能的?」教宗從基督徒合一,談到與不同的信仰團體之間的交談與合作,他特別強調「是基督的愛團結了我們。」他說:「從基督身上,我們學習原諒,感覺我們同為一個家庭的一份子,我們要去思考如何成為別人生命中的禮物,一起為人類開展出更美好的將來。」他邀請全場十萬人與他共同祈禱:「讓我們真正的成為一家人。」

儀式結束後,教宗走向觀禮席跟我們致意。我和教宗握手,他知道我是台灣代表,而我就像在夢中一樣急著和他講一大堆話。教宗只是一直笑(因為手被我握住)。我將「Your Jesus! My Buddha!」親手送給他,這是我紀錄馬天賜神父的宗教交談經驗。教宗的表情很驚喜,因為他也寫了一本他與猶太教拉比的對談。後來,教廷的攝影官告訴我,我和教宗的合照將刊載在「羅馬通訊報」,因為我身上穿的衣服實在太美了。

 

一名佛教徒在梵蒂岡的夢幻旅程3





DSC06635.JPG





百花天主堂與喬托塔




十世紀老堂區.jpg





林之鼎神父與堂區主任

 



沒有杯子,我們就用碗喝茶,不改其樂。


超越語言的心靈交流

此行協助我最多的是林之鼎神父,儘管我們只見過一次面。林神父以豐富的學養與熱情,為我介紹有關梵蒂岡與天主教的一切。而我也毫無保留地分享我的信仰與想法。每天將近十個鐘頭的相處,我們共同參與彌撒、在不同的教堂裡祈禱,一起設想未來帶領跨宗教組織來訪時的各種可能形式,也不時激發出意想不到的火花,原來跨宗教的交談可以到達如此的深度。而這些都是林神父正在研究的宗教交談範圍。

我也到林神父目前就讀的學校參觀。從羅馬要搭一個半鐘頭的快車到佛羅倫斯,再走半個鐘頭的山路,才到這間建於十世紀的老堂區。堂區略顯殘破,住著六名神父,整體環境彌漫著安貧樂道的修行況味。我問林神父怎麼會到這裡來呢?他笑說:「總歸一句,都是天主的安排。」然而,當我知道得愈多,我愈是感動。其實林神父為了協助我順利完成此行任務,他擱下課業,專程到羅馬陪我一個星期,這還不包括生活所需的食宿交通等費用。究竟是什麼樣的動力驅使他作這麼多呢?林神父輕描淡寫的說:「我只是想為宗教交談盡一份心力,嘗試去創造一些新的可能。」

我不禁想起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富樓那。富樓那打算到一個偏遠的國家去傳法。佛陀告訴他說:「那個國家的人民性情粗暴兇惡,如果他們不肯接受你的善意,反而對你惡言相向,你怎麼辦?」富樓那回答:「他們只是罵而已,至少還沒有用棍棒、石頭打我。」佛陀再問:「如果他們用棍棒、石頭打你呢?」「我仍然覺得他們是可以被教化的,至少他們還沒有拿刀砍我。」「如果他們拿刀砍你呢?」「那也還好,畢竟他們並沒有把我打死。」「如果他們把你打死了呢?」富樓那說:「色身終歸壞滅,為法犧牲,我欣然接受。」佛陀讚歎道:「那你可以去傳法了。」



Adriana精通多國語言,長時間在亞洲地區幫助農夫創造生機.JPG






明愛會秘書長Michel Roy總是告訴我,要去聽天主的聲音.jpg






梵蒂岡廣播電台每天以四十種語言向全世界放送福音。左起為中文部主任張德福神父、世賢






耶穌會的Fr. Giuseppe是馬天賜神父的多年好友.JPG




 

何其有幸,我能和這麼多美麗的靈魂一起漫步在這座千年古城,我們談論著生命、信仰、藝術和愛,並以實際的行動幫助世界變得更好。這些人包括梵蒂岡廣播電台的張德福神父、明愛會秘書長Michel Roy、氣候變遷與糧食安全委員會的Adriana、耶穌會的Fr. Giuseppe,以及何萬福神父、曹伯睿神父等,他們都是我在意大利的「家人」,我被他們深深感動著。我還夢到了蕭玉鳴修女,這是她過世三年後我第一次夢到她,夢中的她與我同在羅馬,她的氣色很好,臉上有天使般的光彩,她笑說要烘培一個蛋糕送給教宗。

另一位在夢中出現的人是若望保祿二世,他勉勵我繼續扮演好「橋樑」的角色,連接起美好的兩端。從神的角度思考,而不要從「人為」的角度出發。不要論斷別人,天上自有「正義之門」的審判。沒想到隔天我們到耶穌會對面的聖神堂,林神父為我們解說傅天娜修女如何看到「耶穌聖心」,耶穌胸前出現紅、白兩道光芒,白光所代表的正是讓靈魂正義的審判,而冊封傅天娜修女為聖人的又剛好是若望保祿二世。

天呀!我是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的,但是天主幫我預備了。感謝天主!感謝佛陀!我記起馬天賜神父說過的一段話:「宗教交談是什麼?是傳什麼好消息嗎?不是。是瞭解你周圍的每一個人在你生命中的意義,你對他們都有一個特別的責任,要幫助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得到的幸福有這麼大。由愛來推動,讓所有的人都能分享這個愛。」



天帝教李玉階先生與天主教馬天賜神父.jpg

Taiwan Conference on Religion and Peace  © 2016 TCRP

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 2016 TC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