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Conference on Religion and Peace

捐款戶名: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郵政劃撥帳號:18438949

捐款戶名: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郵政劃撥帳號:18438949

活動紀實

今天的台灣絕對不是1976年的台灣

 

這是一篇四十年前來到台灣傳教的摩門教長老的真情告白。
如今他是美國派駐在台灣的高級官員。
原本我只是想邀他來參加這場不同宗教人士的聚會,沒想到他花了好幾個星期,很認真地準備了這篇正式講稿。他回憶過去,他感謝台灣,期勉台灣。台灣擁有許多國家根本無法想像的宗教自由,台灣的「宗教奇蹟」是未來可以讓不同國家學習的榜樣。








今天, 我以美國在臺協會高雄分處杜維浩處長的身分跟你們談話, 但是如果我們是在40年前碰面, 我一定是以杜長老, 一位年輕, 又比現在帥氣的摩門教傳教士的身分與您們談話。  今天的台灣絕對不是1976年的台灣。在台灣有太多的美好和正面的改變。  很幸運的是,沒有改變的是溫暖和有善的台灣人民。  當一位傳教士, 我每天都親眼目睹它的發生。  有我們見到的人,他們雖然對宗教不感興趣, 他們仍然請我們到家裡, 請我們喝東西, 也很客氣的聽我們說話。 在那個年代台灣是比較貧窮的, 但每個家庭都會請我一杯熱茶。家境較好的家庭會叫小孩去街上買一瓶冰的黑松汽水給我喝。  當時沒有美國的速食店, 沒有便利商店 (想像看看, 台灣沒有便利商店的情景) , 沒有捷運, 沒有高鐵, 沒有家樂福,沒有好市多。 汽車是非常稀少,  擁有汽車的都是有錢人。 在政治上也有很大的改變。  那個年代台灣不是民主社會。在戒嚴時期, 我們傳教士不管到哪裡都必須在24小時內跟當地警察登記。 警察盯著我們,確保我們沒有介入政治活動。 我們當然不會, 因為我們的教會有嚴格的教律,禁止那樣的事情。 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仍然被監視著。  相對的,過去數十年台灣的政治自由化卻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台灣人民建構了茁壯的,繁榮的, 自由又有秩序的社會,有堅固的制度值得效法和羨慕。我為台灣的成就感到驕傲, 也為美國能參與台灣的成功感到驕傲。我很感動因我看到在不到一個人的一生的時間裡,台灣就做了這麼多正向的改變。

 

我在台灣的傳教服務,給我的人生帶來長久的影響。 我在台灣第一次遇見我的太太, 一位來自猶他州的年輕女孩。 之後我回去美國,就讀楊百瀚大學主修中文。 我後來加入美國國務院, 曾經派駐在中國的三個不同的城市。 而我在台灣的時光,讓我與這個島嶼有了深遠的連結, 也成就真正的我。 在我的人生裡,我不需隱藏或改變我的信仰來讓事情進行, 或是與人接觸。 我個人很尊敬也羨慕台灣對宗教自由的承諾。  但是, 並非每個人都和在座的我們一樣受到祝福。

宗教的核心是一種意義的追尋, 一種比自己更遠大的事情的追尋。 它是一個目標,是一種生活方式。 每個人都擁有一個機會去和平地追尋這個意義,即便他的過程和你我的不同。 我可以告訴你們, 我個人在摩門教會的追尋,讓我得到力量和靈感,而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我期待經由這過程,我得以有小小的貢獻,讓這個世界成為更好的地方。

 

但是這世界上有一些政府和法條,剝奪這機會。 根據皮尤宗教與公共生活論壇研究, 百分之七十五的世界人口,居住在宗教自由嚴重受限制的國家。 有很多的弱勢族群面臨迫害, 恐嚇和騷擾。 甚至有以宗教之名進行屠殺, 奴役和破壞。 別弄錯, 這不是宗教, 那些是不應該容許在我們社會發生的犯罪行為。 你和我不一樣, 但不能讓我們變成敵人。 何況它賦予我們很多可以彼此分享的東西。

 

因此, 與其專注於那些想以敗壞宗教而圖利個人的人, 不如專注於貢獻, 宗教讓每天能建構和平, 預防總族滅絕, 促進人權, 和幫助人們免於飢餓, 愚昧和疾病。今天你們聚集在此地聽一位美國摩門教徒,我是接受一位在天主教醫院工作的台灣佛教徒的邀請。雖然我們彼此不一樣, 但我們因共同的目標而結合, 也相信多種信仰的對話能帶來解答而不是更多問題。我們必須一起防衛和保護宗教的自由, 這是很明確的。的確,在美國也經過多個世代才讓所有美國人充分參與宗教自由, 而這也明確記載在美國的憲法裡。以我的教會為例, 在它成立的十九世紀早期,也面臨迫害,屠殺, 攻擊,破壞或沒收財產。這確實經過多年美國政府、社會及教會本身的努力才達到今天這個地步。

 

台灣長久以來,就是美國在保護宗教自由的堅定夥伴。 這不只是因宗教自由明文記載在我們各自的憲法裡。 我們都自許為活耀的多元宗教社會。 雖然仍有進步的空間, 我很自信的說,因為接受不同的信仰, 宗教和教義, 台灣和美國能確保更和平,更繁榮的未來。

 

最近美國國務卿約翰 ‧凱利提醒我們“宗教自由是美國價值的絕對核心而且是美國外交政策一個重要的部份。” 這意味著不單單只是容忍他人的信仰。  我們必須尊重他人的信仰及確保他們行使信仰的法律權利。 我們不能脅迫那些和我們採取不同信仰的人,也不能將他們當作二等公民對待。事實證明宗教歧視不僅是壞的政策, 也是世界衝突的一個來源。 藉著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協助和美國宗教自由無任所新大使大衛‧薩柏斯坦,美國承諾:

主張思想及信仰的自由;

安全的選擇和實踐的權利;

終止反褻瀆和叛教的法律

移除宗教歧視和邊緣化;

審查和監督全球的宗教自由;

促進跨國家,區域和國際疆界的宗教自由;

同時,像你們一樣從事民間社會和  宗教團體來型塑更明智的政策,

讓極端的聲音無法合法化

 

今天,我懇請你們和我一起加入這個使命。你們的對話及本次會議的討論可以打破不明揭秘不透明,讓我們看到,雖然我們可能會有所不同,但是這些差異可以使我們更強大。

 

當我來台灣時,我學到的遠比我能教得多許多。臺灣民眾讓我如此受益的原因是他們的善良和接納。我認識了佛教、道教、孔子學說、以及許多基督教的門派。我認識了中國傳統文化和民俗宗教。我學習到尊重誠實的宗教信仰,即使他們的信仰和我有所不同。每個人, 無論他們的信仰是什麼,都值得我們尊重和自由行使他們的信仰。

 

最後,我想引用大衛‧薩柏斯坦大使一段強有力的話來和大家分享:

 

對每一塊土地進行宗教壓迫而使人們生活在恐懼中,不敢說出自己的信仰;

對那些在地下教堂,清真寺或是廟宇膜拜,以免被當局發現和受懲罰,只因他們獻身於比國家更高的權威;對那些在監獄中遭受痛苦,僅僅是因為他們按自己的方式愛上帝;對那些懷疑上帝的存在; 那些感到絕望,以致逃離家園,避免被迫害,確實,正如我們經常看到的,只因為他們的信仰而被殺害〞  對所有這些人, 我和在座的你們每一位,美國國務院,政府,和國會,將竭盡我們國家所能,可以成為,必能成為,也將要成為光明和希望的燈。”

我希望我們一起努力成為全球的希望和光明的燈,同時給我們世界帶來更多和平。 謝謝大家

 

Taiwan Conference on Religion and Peace  © 2016 TCRP

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  © 2016 TCRP